开幕式第二个出场的奥运代表队,太特殊了……


开幕式第二个出场的奥运代表队,太特殊了……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23日电 23日晚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没有现场观众,但紧随奥运发源地希腊代表队之后第二个出场的队伍,却赢得了来自全世界无数人的掌声。

这支队伍里的运动员,有着不同的肤色、说着不同的语言,甚至来自于不同的国家。走在最前面的运动员手持奥运五环会旗入场。

他们,代表着全球数千万难民。

这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二次出现难民代表队的身影。

在2015年10月的联合国大会上,面对全球难民危机,世界上数百万人流离失所的事实,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宣布,成立奥林匹克难民代表队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

今年6月,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公布了入选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队的29名运动员名单。

东京奥运会官网截图

他们之中,不乏来自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国家的运动员。

来自叙利亚的艾哈迈德·巴德雷丁·瓦伊斯14岁开始骑自行车,随着天赋显现,他搬到大马士革与国家队同住,在霍姆斯攻读运动科学专业。

东京奥运会官网称他是“叙利亚最成功的青少年自行车运动员”,曾赢得阿拉伯锦标赛和叙利亚锦标赛公路赛冠军。他也是第一个代表叙利亚参加世锦赛的青年选手。

但随着战争的爆发,生活变得更加艰难。2014年,艾哈迈德·巴德雷丁·瓦伊斯别无选择,只能逃离……

男子古典式摔跤选手阿科尔·埃尔·奥拜迪是一位伊拉克难民,他在摩苏尔长大。

当ISIS组织开始在摩苏尔招募年轻人时,他选择了逃离,逃到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在那里他不得不抛下家人继续前行……

此后,17岁的阿科尔·埃尔·奥拜迪与奥地利少年队一起参加了在里加举行的一项国际赛事,并在该赛事中获得了青少年组的一枚金牌。2019年西班牙U20欧洲体育锦标赛上,阿科尔获得了铜牌。

曾经代表叙利亚参加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维萨姆·萨拉马纳,此前和妻子、女儿住在大马士革的乡下。

叙利亚爆发内战后,为了家人的安全,也为了能够继续自己的拳击运动生涯,他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逃离祖国……

相较于上届奥运会的10名难民代表队运动员,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队的运动员数量增长了近两倍。

而和难民运动员人数一同增长的,是全球范围内的难民人数。

联合国难民署今年6月发布的年度《全球趋势报告》显示,尽管发生了新冠疫情,但2020年逃离战争、暴力和迫害的人数上升至近8240万。

这在2019年底已经创下历史新高的7950万人的基础上又增长了4%。不安全和流离失所现象仍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和平必须再次成为首要目标。

6月初,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格兰迪在宣布难民代表队成员时表示,这些运动员体现了全世界8000多万因战争和迫害而背井离乡的人们的希望和抱负。“他们让人们意识到,每个人都应该有成功的机会。”

奥运会赛场上的难民代表队,的确为这些已沦为难民的运动员提供了“成功的机会”。但我们也应看到,对于这些从战乱国家逃离的运动员来说,回到故乡、代表自己的祖国征战奥运赛场,才是他们本应拥有的“成功的机会”。

东京奥运延期一年,国际体育交流遇到障碍。在艰难时刻,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曾鼓励大家说:“在不知道这条隧道将要走多久的时候,我们希望奥运火炬能在隧道尽头成为一盏明灯。”

几天前,巴赫表示,国际奥委会已将“更团结”(Together)一词,加入奥林匹克格言中。

开幕式上,巴赫说:“来自205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的运动员们,国际奥委会难民代表团的运动员们,今天我们同在奥运会的屋檐下。这就是体育团结一切的力量……这种团结——是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

赛场之外,人类同样需要“更团结”。

记者注意到,联合国难民署呼吁世界各国领导人强化促进和平、稳定与合作的努力,从而制止并扭转近十年来因暴力和迫害导致的流离失所人数激增的趋势。

“每个数字背后都有一个被迫逃离家园的人,以及一个流离失所、驱逐和劫难的故事。他们值得我们关注和支持,我们不仅要为他们提供人道援助,还要帮助他们寻求脱离困境的方案。”(记者 宋宇晟)

参考资料:东京奥运会官网资料、《联合国难民署:2020年全球难民人数再创新高》、《难民署祝贺奥林匹克难民代表队参加东京奥运会》

责编:张婧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