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无防护的加沙拆弹小组:11交火后拆掉散落居民区的1200颗未爆弹

几乎无防护的加沙拆弹小组:11交火后拆掉散落居民区的1200颗未爆弹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5月19日凌晨,一枚侦查弹划破天花板,在加沙南部穆哈雷布的家中爆炸。穆哈雷布大家庭的36个人都住在这栋楼里,住在二楼的兄弟一家全部受伤,一个4月大的宝宝昏迷了两天,另一名8岁的女孩全身烧伤,在重症监护室例住了10天。

但就在第一枚炮弹爆炸后不到两分钟,另一枚侦查弹也落进了穆哈雷布家,穿过孩子们的卧室,最终落在了一楼,没有爆炸。瓦西姆·穆哈雷布对半岛电视台说,整个轰炸过程没有预警,两颗炸弹在3分钟内先后落下来。

第二天,拆弹小组前来拆除了未爆弹和已爆炸的炮弹残片。据多家媒体报道,自5月10日以色列与哈马斯展开为期11天的交火后,截至6月初,拆弹小组已在加沙地带居民区拆除或中和了1200余个未爆弹头和武器。

(图说:加沙拆弹小组一位成员正在转运从居民区中发现的未爆弹头。图/AlJazeera)

拆弹小组隶属于加沙内政部。该小组的爆炸物工程师穆罕默德·梅克达德说,尽管他们缺乏专业保护装备,本轮冲突中他们忙碌至今,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我们小组没有防爆背心,也没有可以检测爆炸物的装置,只有每个人家里都有的工具箱。”

据报道,由于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封锁和进出口限制,爆炸物检测工具不被允许运入加沙。

不过,梅克达德指出,被以色列军方视作攻击目标,是拆弹小组成员面临的主要危险;其次是以色列投放的武器的危险程度有时超出了加沙拆弹工程师的能力范围。

(图说:梅克达德展示工作中收集的弹头残片。图/AlJazeera)

他表示,拆除和收集爆炸物的最后一步,是将所有未爆弹药转移到拉法中央仓库,为销毁做准备。

该拆弹小组成立于1996年,当时加沙地带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辖,首批成员由美国拆弹专家培训,2006年后,队伍又增加了一批工程师和技师,整体实力得到增强。

联合国排雷组织(UNMAS)从2008年加沙战争开始为拆弹小组提供支持。在为加沙拆弹小组提供培训的同时也执行拆弹任务。在2014年到2020年间,UNMAS响应了876个拆除爆炸物的请求,包括150枚航空炸弹,其中含有29500公斤的爆炸物,还协助清理了7340个爆炸物残片。

但如今,加沙拆弹小组只有同队前辈提供培训,而前辈的经验几乎都是在加沙战场获得的。梅克达德说,由于加沙被封锁,过去10-11年间,没有任何一个拆弹小组成员能够离开加沙去学习。

拆弹的工作意味着危险性。担任拆弹小组长8年的阿萨德·阿鲁尔对半岛电视台说,“每一个出门工作的日子都可能是你的最后一天,因为你一旦犯错,那可能是你最后一次犯错。”

2014年,在加沙北部的一次拆除导弹行动中,3名拆弹技师在一次拆除工作中被炸身亡,同时丧生的还有一名外国记者和巴勒斯坦译员。

但即使有风险,阿卢尔表示,他不想放弃这份工作:“除了我们这些了解风险的人,谁来保护我们的孩子不被炸死炸伤呢?我们工作是为了给下一代创造更好的未来,因此他们不必因为未爆弹的突然爆炸,而过上一辈子的残疾生活。”

(图说:两位巴勒斯坦女孩在已中和的未爆弹头上玩耍。图/AlJazeera)